关于包袱的若干反思

​ 人只有在极有事和极无事的状态里才能不忘反思。然而极有事的处境中人往往难以获得能将反思记录下来的时间,因此极闲有时也不是全然无益的。

​ 我现在就极其地闲。倒不是因为我真的没有事情要做,实在是无可以做的事情。出于极其不可理喻的原因,我想做和需要做的事情现在都不能做。我感到我的生命在此刻遭受了极大的浪费。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内心背上了极重的包袱。大概就是觉得做很多事会有悖于外在的期望,然而在内心又十分渴望或是认同这些事是有价值的,这种生存的状态我称之为包袱叠加态

​ 包袱叠加态是一种十分危险的状态。处于包袱叠加态的人们宁愿浪费时间做自己认为毫无意义的事也不愿真正地把时间效用最大化,因此会极大地降低人生的有效容量;包袱叠加态的人们能够从包袱中求出无效活动的公约数,并进而得到更多有相同因子的无效活动,比如从浪费时间这一公约数出发,就能够找到许多尽管与包袱无关但能够更加高效地浪费时间的活动,这一过程可以称之为包袱倍增。而发生包袱倍增的人们在达到某一个限度时会开始明显意识到包袱倍增对于人生内部质量的显著作用,从而进行自我调整,这一自我调整过程称为包袱相变,所到达的这一限度称为包袱极限。然而相变的结果却是不那么确定的。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认识到包袱倍增的有害性,一些人会在达到包袱极限后通过丢弃一些包袱来离开包袱极限;而另一些人则会通过调整自我认知来使得包袱极限向右移动。前者可以称为包袱坍缩,后者可以称为包袱跃迁。通常而言,人们会一边发生包袱坍缩,一边发生更剧烈的包袱跃迁,然而未能自知。

​ 作为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们天然地与包袱相叠加。人们所追求的东西有很大一部分存在于包袱之中,因而不能接受丢掉包袱。而不丢掉就难免在看似自主的事情上也往往带着包袱而动。比如写东西总会考虑到写得太差会显得自己很蠢。比如因为觉得谈人生会显得不懂得人生,学基础会显得基础太差而不谈和不学。包袱叠加的利害很难得知,但是处于包袱倍增中的人生总是虚幻和沉重的。

​ 作为一篇日记而无法不带着包袱讲话,便只能讲出来上面这几段屁话。然而我所要写的既不在此亦在此。总之,任何一次包袱跃迁都是危害不小的事情,应当极力避免。

觉得有用的话赞助一点吧~